<delect id="03mf1"></delect>
<sup id="03mf1"><ol id="03mf1"></ol></sup>

<progress id="03mf1"></progress>

      <div id="03mf1"></div>
      <dl id="03mf1"></dl>
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mf1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mf1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mf1"><tr id="03mf1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• 打印
                • 收藏
                • 加入书签
                添加成功
                收藏成功
    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    互联网金融,逃亡二线城市?

                ?#28304;?#20110;茫然和徘徊中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而言,厦门是抢先于其他城市的一个小型的互联网金融政策洼地

                3月5日,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发布。

                在“互联网金融”连续5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,今年的互联网金融“落榜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自余额宝于2013年横空出世,撞开中国互联网金融的时代洞门,“互联网金融”也迅速成为两会的热词。从代表委员热议“取缔余额宝”,到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及“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”,再到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第5次出现的“健全互联网金融监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却不见互联网金融的踪影,而是将防范“风险”提及了24次。

                为何是厦门?

                “你?#25442;?#38065;,就算了,当作福利送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10月,趣店集团CEO罗敏在趣店上市后?#37038;?#23186;体采访时,一篇《趣店罗敏回应一?#23567;?#30340;言论,被视作互联网金融行业的“黑天鹅”事件。

                罗敏的话令趣店的现金贷业务迅速成为了一门备受质疑的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互联网金融的黄金时代,继宜人贷、信而富之后,作为在美国上市的第三家中国金融科技明星企业,趣店的生长一直被外界關注。在经历了一系?#20889;?#25240;后,2018年11月,趣店披露的第三季报中,公司名称 “厦门趣店科?#21152;?#38480;公司”的前缀“厦门”二字又一次夺人眼球。

                原来,趣店的总部搬迁了,由?#26412;?#36801;至厦门。

                乔迁之喜,却因表面告知暂时出差、实则永久搬迁而激怒了部分员工。或许,在不愿变换工作城市的员工看来,趣店的搬迁是仓促的。但对趣店而言,执着于挪动城市之举却是经过了深思熟虑。

                懂得断臂求生的趣店,在遭遇现金贷危机后,进军的汽车金融涉及重资产,试图在汽车零售领域复制一个京东—自己进货,管理整个汽车供应链—一个被称作?#25353;?#30333;汽车”的趣店新业务诞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作为新入局者,趣店进入汽车金融领域时,已是一片红海。在与优信、瓜子?#21364;?#30452;行业玩家竞争时,转行的大白汽车其重资产模式不仅令趣店成本飙升,而且新车的交?#35835;?#19981;足预期的两成。

                祸不单?#23567;?#22312;汽车领域碰壁而搅得心神不宁之时,趣店又与老情人蚂蚁金服“分手”了。蚂蚁金服为趣店提供了三年的导流入口和信用数据,但到2018年8月的合作到期,蚂蚁金服却不再续约。这意味着,没有了蚂蚁金服的流量优势,趣店需要独自应对互联网金融行业高昂的获客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互联网金融行业,有一种痛?#23567;?#33719;客?#36873;薄?#22833;去蚂蚁金服的趣店变得越发窘迫,加上互联网金融行业整体的低迷,导致趣店的股东纷纷减持套现。

                曾誓言趣店市值不到1000亿美元,不领1分钱工资的罗敏,眼睁睁地看着趣店的市值一度跌至十几亿美元,较2017年上市之初的117亿美元,蒸发了超八成。

                作为CEO,罗敏的工?#23454;?#20284;乎有些?#38480;危?#36259;店的转型已经刻不容?#28023;?#23588;其是在金融启动“去风险,降杠杆”的收紧信号灯时。?#20197;?#30340;是,趣店等来了厦门的一道曙光。

                厦门在2017年2月发布了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暂行办法》,成为了全国首个网贷备案登记监管办法,?#27490;?#31034;了拟备案的5家企业,包括京东金融的全?#39318;?#20844;司,京东旭航(厦门)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也位列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对于以趣店为代表处于茫然和徘徊中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而言,厦门是抢先于其他城市的一个小型的互联网金融政策洼地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洼地带来的吸引力很难一句话?#30331;?#26970;。但从厦门土地矿产资源交易市场网信息?#20174;?#30340;是,2018年1月,趣店以10600万元的价格竞得厦门同安区一块面积达5.32万平方米的土地,建筑面积1.59万平方米,产权为40年,为软件及研发用地性质。

                这261家网络小贷公司主要分布在21个省市。其中,广东省最多,有60家网络小贷公司。其次是重庆市,有43家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果按照这个数值计算,相比2018年7月,同在厦门同安区?#26376;?#38754;价18001元/平方米的价格购地的厦门市中铁源昌置业有限公司,趣店在厦门同安区买下的楼面价约为6666元/平方米,便宜近6成。

                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来看,类似趣店这样明星企业的到来,则有可能吸引一系列互联网金融上中下游企业陆续入驻,带动本地经济发展。而对于趣店而言,随着牌?#23637;?#21046;、主体监管,厦门的“绝杀?#26412;?#22312;于释放政策红利以及优惠的土地资源。

                逃离一线城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厦门土地价格的“诱惑”,还有很多城市拿出了吸引互联网金融企业的“绝杀技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最为众所周知的就是以“牌照”吸睛的重庆。

                所谓牌照,就是你存在的合法性。冲着这个牌照威力,无数互联网金融企业对重庆趋之若鹜。查询重庆市金融工作办公?#19994;?#23448;网得知,从最早的小贷牌照开始,阿里巴巴、苏宁、京东、海尔、百?#21462;?#20048;视等巨?#33539;?#26366;陆续在重庆地区申请过互联网小贷牌照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情况变化在于,远不止重庆这一座城市,全国明确提出要建设金融中心的城市已经多达30多个。这些城市不断打造出带有互联网前缀的创业街、孵化器,提高对人才的吸引力、扩展子公司业务开展的便利性以及符合母行战略布局的服务?#21462;?#24456;显然,这些因素影响着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地理大变迁。

                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地域分布来看,这是必然无疑的。《南风窗》记者查询网贷之?#19994;?#25968;据发现,截至2018年年末,包括已获地方金融办批?#27425;?#24320;业的公司,全国?#25165;?#35774;了261家网络小贷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这261家网络小贷公司主要分布在21个省市。其中,广东省最多,有60家网络小贷公司。其次是重庆市,有43家。江?#24080;?#21644;江西省分别排名第三和第?#27169;?#20998;别是26家、24家。浙江省以22家排名第五。这五个省市批设的网络小贷总数排名全国前五,占全国批设总数的67.05%。

                畅销排行榜
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"; var oldstr = document.body.innerHTML; $(".print-close").hide(); $(".Print").hide(); var printData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rint-div").innerHTML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headstr + printData + footstr; window.print()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oldstr; $(".m-sc").click(function () { if (islogin == "0") { document.location.href = "/userrelative/login.aspx?backurl=" + document.location.href; } AddFavoriteData(titleid); }); $(".surplus").click(function () { LoadMoreContent(titleid); }); $(".login-Print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In("fast"); $("#printContent").html($(".textWrap").html()); $("html").addClass("hidden"); }); $(".print-close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Out("fast"); $("html").removeClass("hidden"); }); return false; }
                monitor
                在线客服

                工作日:
                9:00-18:00

            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