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03mf1"></delect>
<sup id="03mf1"><ol id="03mf1"></ol></sup>

<progress id="03mf1"></progress>

      <div id="03mf1"></div>
      <dl id="03mf1"></dl>
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mf1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mf1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mf1"><tr id="03mf1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• 打印
                • 收藏
                • 加入书签
                添加成功
                收藏成功
    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    个人破产制度真要来了?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曾是一个成功的商人,但最近这十年,我做得很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封信的开头,写信的人在一个项目上失败了,从此欠下三四百万元的债务,手中却只有二十几万元。“其实我想还他这二十几万,但是越还,他越觉得我还有钱,就天天催债。我现在每天东躲西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封信的收件人是李曙光,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?#34892;?#20027;任。他告诉《南风窗》记者,多年间他收到的这样的信还有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这一局面有望改变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多名代表、委员提出提案,“尽快建立个人破产制度”。在此之前,最高法院多次提议完?#30772;?#20135;制度。今年2月27日,最高法院发布了《人民法院第五个五年改革纲要(2019-2023)》,表明将“研究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名四处躲避追债的企业家在信中告诉李曙光:“如果有个人破产法就好了,我把这二十几万元还他,我就解放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半部破产法

                现行破产法仅有一部《企业破产法》,也就是说,公?#31350;?#20197;破产,但个人不能破产。

                更具体地说,“在破产时,公司法人承担的是有限责任,而个人承担着无限责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某地破产法庭的一名法官告诉《南风窗》记者,如果是审判公司破产,如果这是一家私营企业,在审判之后,事情往往还没完。因为在经营活动中,银行和金融机构在办理贷款时,会要求企业主个人也要承担连带责任,“包括提供担保,甚至要求企业主的配偶、孩子等家人也要承担连带责任”。该法官说,这实际上是一种“连坐”式的无限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就导致在私营经济发达的地区,企业主一旦破产将很?#36873;?#19996;山再起?#20445;?#20165;仅是旧债一项,便足以透支事主的余生。“温州皮革厂倒闭了,老板带着小?#22871;?#36305;路了”虽是段子,但极具现实意味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这一状况并非无法避免。“个人工商户的破产,也曾一度写入破产法草案中。”李曙光告诉《南风窗》记者,他参与了我国破产法的起草、修订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2006年,新的《企业破产法》出台。“商个人”相关的破产条文原本写在专家稿中,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审、二审稿中都有保留,但最终还是删去了。当时,李曙光代表专家组等在?#37038;?#35760;者采访时直言,这是“半部破产法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商个人?#20445;?#21363;指个体工商户、个人独资企业、小微企业等市场主体。个人破产制?#20154;?#36866;用的有三个对象,它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两个对象是“有固定年收入的中产阶级”和“消费者”。前者的债务关系主要是在贷款买房、投资,以及消费方面。后者的债务关系主要是在贷款买房买?#25285;?#25110;其他大宗产品的消费上。最常见的“消费者破产?#20445;?#26159;信?#27599;?#36879;支后无法偿还。

                由于“商个人”破产条文被删除,针对后两者的个人破产机制更无从谈起,个人破产制度在我国长久缺位,导致了一系列社会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在现实中,?#36824;?#27861;律有没有规定,个人的债权关系都会追究到底的。”前述破产法庭的法官说,由此,“连坐”式的无限责任这一风险链条中,破产人无法解套,企业主跑路、股市投?#25910;?#36339;楼,这些极端现象就不难理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老赖”已然无处遁形

                豁免债务固?#25442;?#35299;了债务人的压力,但也引发了另一个问题:债权人的利益如何保障?

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,这也是破产制度在中国难以形成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从2000年至今,“建立个人破产制度”的呼吁从没停止,但都被否决。

                ?#28304;耍?#30456;关方面的回应中,常常提到“实施个人破产制度的前提是,国家具有比较完备的个人财产登记制度和良好的社会信?#27809;肪常?#30446;前我国这方面的制度还不完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王小丽介绍,执行查封系统正在渐渐完善中,往后债务人恶意逃债、欺诈性逃债的空间将很小,公众对这一问题的担忧尽可免除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如今,在李曙光看来,在大数据时代下,个人转移财产、恶意逃避债务的可操作性,已经大幅降?#20572;?#24314;立个人破产制度的前提已经初步具备。

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推行对“老赖”的惩戒机制也更加便利。对这一点,?#26412;?#39034;义区法院执行一庭法官王小麗深有体会。

                王小丽任执行法官近十年,她告诉《南风窗》记者,她?#23637;?#20316;时,调查被执行人(债务人)的财产,全靠执行法官去其户籍所在地、生活住所调查。这?#20540;?#26597;非常依赖申请人(债权人)所提供的线索,核?#30340;?#24230;也高。

                而现在,执行法院内部有了一种“利器?#20445;?#25191;行查封系?#22330;?#29579;小丽介绍,通过这个系?#24120;员?#25191;行人的存款、车?#23613;?#19981;动产、证券、互联网银行(支付宝、微信)等财产情况,都可以很轻易地查询到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此,“个人财产登记制度反而不那么重要了”。王小丽介绍,执行查封系统正在渐渐完善中,往后债务人恶意逃债、欺诈性逃债的空间将很小,公众对这一问题的担忧尽可免除。因此,最高法院此时将“研究建立个人破产机制”纳入规划,正当其时。

                何况,个人破产制度缺失所带来的负面效应,正在?#25214;?#31361;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执行?#36873;?#30340;形成逻辑

                个人破产制度的缺失,导致了司法裁定,尤其是在民事案件中的执行裁定,出现了“执行?#36873;?#38382;题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一连锁?#20174;?#30340;表层逻辑很好理解。因为没有个人破产制度,债务人只能被纳入执行程序,但若在被“穷尽一?#20889;?#26045;调查之后?#20445;?#21457;现确实是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,这时就?#23567;?#25191;行不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现行做法是,对“执行不能”的案件,法院以终止本次执行程序(简称终本程序)的制度,化解管理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这不能化解实际问题,还会使公众对司法体系产生失望情绪。

                ?#26434;?#22788;在执行一线的王小丽来说,这种困境的体验?#20219;?#28145;刻。她告诉《南风窗》记者,执行法官之间常会调侃:“一个走终本程序的案子,可能比一个执行完毕的案子,更辛苦。” 因为走终本程序的案子,要“穷尽一切执行措施,达到规定标准”。但“标准非常严格,过程非常辛苦?#20445;?#29579;小丽说。要通过“执行查封系?#22330;薄?#27861;官实地调查和核实申请人提供的线索,此外,在时间上也有限制。一般六个月内,仍然执行不能的,就要走终本程序。

                畅销排行榜
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"; var oldstr = document.body.innerHTML; $(".print-close").hide(); $(".Print").hide(); var printData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rint-div").innerHTML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headstr + printData + footstr; window.print()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oldstr; $(".m-sc").click(function () { if (islogin == "0") { document.location.href = "/userrelative/login.aspx?backurl=" + document.location.href; } AddFavoriteData(titleid); }); $(".surplus").click(function () { LoadMoreContent(titleid); }); $(".login-Print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In("fast"); $("#printContent").html($(".textWrap").html()); $("html").addClass("hidden"); }); $(".print-close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Out("fast"); $("html").removeClass("hidden"); }); return false; }
                monitor
                在线?#22836;?/strong>

                工作日:
                9:00-18:00

            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